乐高九积

温瑞安:

具有划时代影响的武侠大师——神州奇侠温瑞安

文:夜依稀 


温瑞安,1954年生于马来西亚,其文学造诣深厚,童年便有“小神童”之称。诗人出身的他将新诗文体融入武侠创作之中,很多段落单拿出来读非常精致,局部精彩,回味无穷,意境极尽绚丽。但也正因为这种新诗文体的局限性使得温瑞安的小说结构松散、故事主线不明确,但主题明确、诗的语言既是他独特的优点,也是他的缺点,可谓是“成也是诗,败也是诗”。




武侠最辉煌时期,从卧龙生创立九大门派开始有了一个新的江湖体系,金庸、古龙等人一直延用,直到温瑞安的出现才改变了这种江湖体系。到了温氏武侠江湖已经是金风细雨楼、迷天七圣盟、六分半堂,有桥集团、神枪会、桃花社、天机组织、温家毒药……这些从未有过的门派。


在文学方面,温瑞安改变了中国文学的语法,更新了词语的运用,形成了艺术,促进了中国文学和网络语言的发展,他的文学核心就是词语。例如他将谐音词语引入作品中,“山雨欲来猪满楼”“此情可待成追机”“战僧与和平”……以至于很多明星开演唱会都用此类词语做标题。民间的商家招牌也有,如有个饭店叫“无饿不坐”,有个服装店叫“衣衣不舍”,有个饰品店叫“爱不释守”,有个鞋店叫“心存鞋念”……



有人说温瑞安的这些创新在文学上语法不通。然而一切都是在进步的,以前的繁体字也可以变成现在的简体字,而且社会上却纷纷效仿。还有他创造的那些奇怪的语句,如“杀了你好吗?”“请借夫人一用”“白发三千的丈夫”……直接影响了新一代年轻人和网络的语言模式。


温瑞安在取名上也有一大创新,他常用词语做名字,如温柔、任劳、任怨……也影响了现在孩子的取名,有人会叫“邢项”(形象)、“程絮”(程序)等。

温瑞安还将一种图像文字创造性地引入文章中,一行一个字形成一个图像。有人说他这样是为了赚稿费,也有人说他是哗众取宠,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种图像文字适用于他的小说,使他的小说更加具体化。



   元十三限数里之外射来的那一箭,蔡水泽在天一居士的帮助下险险避过。看文字的表达,全是由一个字组成,由上而下纵向排列,像飞射而来的箭矢,紧排在这箭矢的旁边,斜着排列的四个字“他立即倒”表达蔡水泽的动作,正是扑倒的动作。斜行的下面是平铺的五个字“他扑倒于地”,正是人物扑倒在地上后的形状。用文字的行进的方向来表达人物的动作和惊险的武打场景,其实是展现了文字的空间效果,也算是温瑞安丰富创造力的表现。(李京飞《温瑞安武侠小说的文体实验》)



在写情方面,温瑞安常常是点到即止、无疾而终,但却永远留在心底。他用诗意化的文字渲染一种情怀,表现在对情描写的意境里,所以他能将情写到灵魂深处,尤其善写风尘女子的内心世界。可以说温瑞安写风尘女子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作家都深刻。其他作家写风尘女子都是写表面的职业特征,就像我们听说的那样。即便是大家公认的写的比较好的林仙儿,古龙也只不过写出了她作为风尘女子的本性,就像我们看到的那样。而温瑞安则写到了风尘女子的内心深处、灵魂的思想,就像我们的知己那样。他写出了风尘女子的宿命、无奈,以及对世俗的不屑。



其中最典型的就是朱小腰。朱小腰的一生就是风尘女子的宿命。她小时候想学舞蹈却被严鹤发收留学武,成就了她的地位,可她却并不接受严鹤发的情。唐宝牛对她苦苦追求,她却没有任何反应,但她心里明白一切。这是风尘女子的内心思想。风尘女子难动真情;动了真情,你也看不到。她那半醒着的倦庸、她的不经意,都是风尘女子在生活中的特质。



温瑞安的《说英雄谁是英雄》系列,大的布局用的是《刺马》的模式,也是讲三个结义兄弟,老二把老大害死了,然后老三给老大报仇。但温瑞安在细节上刻画的非常精彩,远胜于《刺马》。


读者读起来也不会往《刺马》那方面去想——因为温瑞安是系列的方式去写这个故事的,只有把前几部连在一起才会有《刺马》的一点点痕迹。而后面几部又是另外的故事,整个系列不是一个连续的故事,主角也不是同一个人。这种以点及面,再到立体、拓展大背景的手法,使得其宏大场面胜过金庸的任何一部小说,又比金庸的人物更复杂、变化更多,这便是温瑞安的高明之处。



温瑞安的庙堂与江湖的双螺旋架构将道义与公理、责任融为一体,同时体现出人物的身份特征,使得侠义更全面化,从而将侠义精神提升到一个新的境界。他的侠,夹在社会各个阶层之中,范围更广、抉择更多,与传统侠义的只重道义完全不同。雷纯就是典型,是个极其复杂的人物。他笔下的很多人都能忍辱负重,所以温瑞安的武侠政治色彩很浓,就连他笔下帮会人物的对话都有着浓厚的政治色彩。温瑞安的政治核心是治国安邦之道,而金庸的政治核心却是为官自保之道。



在武侠作家中懂武功的并不多,但精通武功的更少,唯有温瑞安一人,所以他写武功是轻车熟路,他笔下的武功与大自然结合在一起,浑然天成。


温瑞安还精通术数,所以他能写出武侠人物中的异数《布衣神相》,他也是第一个将相士与医生作为武侠主角的。


温瑞安还有一种独特的开头写作手法,不在传统的写作方法之中。例如《风流》的开篇,“孙青霞纵横一世,风流自赏,他自己也没想到有一日自己居然会沦落到如此地步!他的为人非常惹人非议,惹人骂,遭人排挤,几乎所有的误会与是非都会与他纠缠个没了,尤其是一旦扯上了女人……”这是在讲人物的个性,故事也源于人物的个性,简洁,明确,让读者更容易了解故事的风格与核心。



温瑞安也改变了以往武侠小说的架构,引入了一种日本的多个主角并存又各自独立的模式,如《四大名捕》。《神州奇侠》虽也是温瑞安的少年成名作,但并未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。他的独特风格建立于《四大名捕》,成熟于《方邪真》《战天王》,巅峰于《说英雄谁是英雄》。


温瑞安写的是武侠,却常常影射现代社会的人生。他笔下人物的思想也多现代化的,他对武侠、对文学,甚至对社会的影响是空前的。


评论

热度(63)

  1. 時間改變了沵莪哋模樣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乐观的豹脾气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3. 我就再说一句话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4. 张发疯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5. 乐高九积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6. 青枫的枫叶红了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7. 皮皮虾的美丽故事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